当前位置:北京中天鼎盛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情感耳环换玉镯
耳环换玉镯
2022-09-22

老公士康是单亲,早年公公被小三领走后,婆婆就单身生活。她事业非常成功,退休前那可是医院里有名的儿科教授,现在也常被车接走出诊。

平日里,她一向穿戴整齐。优雅知性,不比平常人家的琐碎老人,话特别少,但只要说,其中就必有含义,不捉摸个十分八分的,你准保接错话。

比如婆婆问我这世界上什么事最公平?我回答高考,婆婆摇头;回答竞聘上岗,婆婆浅笑,文绉绉地告诉我说——排队。

想了一顿饭的工夫我才想明白,排队的精髓不就是先来后到吗?

伏在老公的身上,我悄声道:“累,跟你妈在一起生活真累!”

婆婆要过生日了,新媳妇是想好好表现一下的,现在金价窜得这样狠,那就买金首饰吧,一方面可以升值,另一方面还可以长久地向外人炫耀说,这是儿媳买的生日礼物。

金戒指是不能送的,怕惹她想起伤心往事;项链,太贵。选来选去,我看中了一副耳环,800多元钱,真是好适合她老人家呀!

士康咧嘴撇了我一下“是价钱适合吧!”

点了蜡烛,许了愿,我把金耳环拿了出来,婆婆高兴地接过去。

第二天我看到她腕上多了个镯子,是玉的。细细想来,婆婆就是喜欢特别的东西,一件布衫,一条碎花蓝裙,一双老北京的布料瓢鞋,再加上这个玉镯真的是恰到好处!

下班回家时遇到了楼下的韩婶,因为曾把单位里一些不用的空账本给过她家里的小卖店记账,所以她对我比较热情。

“燕子,以后你要买金子可以找我,我外甥就是金店的经理,那天多亏找他了,要不你婆婆那耳环退不成原价的,要折损的,其实换成玉镯不划算的,玉器容易碎,不耐久的。”原来那玉镯是婆婆用我买的金耳环换的,而且也没跟别人说那是儿媳妇买的生日礼物。

回到家,我这一肚子的委屈正要找士康吐,却看到婆婆坐在电脑桌前哀叹:“白瞎了这物件啦!”

真的应了韩婶的话,婆婆在擦电脑时不小心将镯子碰碎了。

看到婆婆那惋惜的样子,我甚至有点窃喜,谁让她拿金耳环换玉镯了,虽然我也损失了800多元钱。

“廖士康!”我努力地压低声音,“妈以后过生日,我什么也不买了,省得她宁要玉碎也不要完金!”

“燕子,这事可是你小气啦,妈的耳朵眼长死了不能戴耳环,之前问过我了换成别的东西你会不会生气,我打保票了说你不是那样小心眼的人!你买的东西不如人家的愿,人家换成自己喜欢的,有什么错?碰碎了那是意外,你不能这样胡搅蛮缠!”

老公的话,震得我没有了狡辩的底气。透过门上的那块毛玻璃,隐约看到老太太正在拼对那个镯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