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北京中天鼎盛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情感34岁事业有成却变剩女
34岁事业有成却变剩女
2022-09-22

24岁我成了副处级干部。与比我小一岁、个子不高、像只猴子似的聪明而调皮的男朋友分手了。

现在回想起来,我落到这般田地,与我那次意想不到的提职有关。

我的工作单位是一个庞大而森严的机关,在这里,很多人巴望能获得一官半职,但熬到退休还是两手空空的,不在少数。但我没想到的是,我,24岁的时候,忽然被一顶自天而降的“乌纱帽”罩住了……

领导说,你的公文写得很出色,你的演讲很出彩,你在基层的锻炼也不错,你的为人也很成熟。我们现在需要培养一名年轻的副处级女干部,安排到紧缺的思想工作的岗位上,你是最合适的人选。可不要辜负我们的期望呵,你的前程是蛮远大的……(女人私房话www.sifanghua.com)

领导的语调很温和也很明确,而我的感觉,像是漂浮在了云堆上。

倒不是因为成了一名副处级干部就觉得飘飘然,而是一切都不真实得像一个梦。

此时的我已经有了一个男朋友,他在一家私营企业跑销售,比我小一岁,个子不高,像只猴子似的聪明而调皮。说真的,当我接受了组织的谈话,从领导办公室出来,走在走廊上时,脑子里转的竟首先是我这个男朋友。我是个典型的完美主义者,心里不切实际的想法往往会很多,对自己、对别人的要求,有时会很过分。此时的我一遍遍问自己:我的角色变了,生活或许也会随之变化,那我与他的关系,究竟会怎么样呢?

我的心里能冒出这样的问题,这说明,我的自我感觉已经非常良好,对自己男朋友的标准已大大提高。而现在的这个他,尤其是他的身份、他的地位、他的形象,显然已不符我的标准。我在走廊尽头停下来,看着眼前的幢幢楼房,看着灰茫茫的天空,心里有些惘然。

不久,我与他分手了。

那天,我请他吃了一顿饭,是在我们曾多次约会的餐馆里。吃饭的全过程中,他始终眼泪汪汪的。我知道他很爱我,他那份对我近乎痴情的迷恋,曾是我同意与他拍拖的最大动力,但现在,已经有更大的一股力量,在拽着我往回走。我实在不愿看见他这副痛苦的模样,所以这顿饭吃得非常潦草。

你千万别骂我势利、虚荣,虽然这确实是我不可饶恕的缺点。但人总免不了在一些虚幻的东西面前犯糊涂,尤其是女孩子。而首先受伤的,总是爱情。

就在我家楼下附近,分手后,已经相隔20多米了,他突然回头,对着我,带着哭声喊了一声我的名字:“王悦——!”这喊声真是绝对的悲声啊……我不禁站下来。他走过来抱住我。两个人不由得大哭……我的哭,是因为我觉得毕竟对不起他;他的哭并不是想挽回我,他知道我的倔脾气,而是觉得丢了我实在痛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