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北京中天鼎盛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财经与其在城市打拼不如回家创业?农村养殖创业点子
与其在城市打拼不如回家创业?农村养殖创业点子
2022-09-22

记者李然摄

为解决这一难题,陈泽恩最近正忙着成立蜂业公司,打算购进设备,生产蜂蜜酒等下游产品。陈泽恩指着远处的群山说:“现在的西海固今非昔比,山绿了雨水也多了,我想借助生态优势,实现我的创业梦,也带领村民把土蜂产业做大做强。”

2011年,在重庆三峡学院读大一的陈泽恩了解到同学家年产蜂蜜竟达十几吨,而自家的土蜂仅能产蜜一百多斤,前往参观后他恍然大悟。他发现,“不是人家产量高,而是我们的养殖技术太落后。于是,我便把利用假期学到的技术教给父亲,让他在家用新技术试养,效果确实不错。”

近年来,西海固荒山秃岭变旱塬绿洲,扶贫产业规模发展,一些从农村考出去的大学生纷纷返回这片看似贫瘠的土地,让生态养殖、乡村旅游的创业梦开花结果。作为贫困地区发展的新生力量,这些朝气蓬勃的年轻人有迷茫、有委屈、有,更多的还是向梦想靠近的决心。

创业对于白手起家的张翔而言是艰辛的,起初买不起货车,张翔坐着公交满城跑;有时要紧盯屠宰场,他按时吃饭都成了奢望。但张翔凭借懂管理、讲诚信、能吃苦的干劲很快打开局面,为银川市多家超市、餐饮公司供肉,年销售滩羊六七千只,营业额达700万元。

转折出现在去年。经过多年建设,焦建鹏成立了龙泉山庄,还推出农家生活体验系列旅游产品,仅去年下半年就实现营业收入380万元,今年上半年更是达到500余万元。焦建鹏告诉记者,农民大多只盯产业不看市场,一些产业慢慢就做不下去了,乡村旅游把三大产业融合起来,农家的绿色食品在口就能卖到好价钱。

又值业务增加旺季,张翔最近忙得“脚不沾地”。他信心满满地说,“随着出台一系列调控政策,最近滩羊价格明显上涨,加上客户增多,今年销售额预计将突破1000万元。”

要让乡村旅游有活力,就得频频出“好点子”。不久前,焦建鹏推出了颇具地方特色的窑洞民宿,洋气地命名为“会呼吸的房子”。此外,篝火晚会、乡村KTV以及冬季民俗文化文艺演出等项目,也让这个偏僻的小山村即使在冬天也热闹非凡。

龙王坝的乡村旅游目前已初具规模,但农村落后的基础设施依然制约着这一产业迅速发展。最近,龙王坝村正在实施“管线地埋工程”,把一部分电杆、管线改为地下管网,以改善村容村貌。

农村发展的关键在年轻人

由于在重庆合办的公司不景气,陈泽恩和新婚妻子孙会能去年回到了家乡,夫妻二人一心创业。一年多时间,他们的养殖规模扩大到200多群,成为孟塬乡最大的养蜂户,预计产蜜2吨多,收入不少于30万元。孙会能兴奋地说,“我们都在农村长大,对这里有感情,大学毕业后与其在城市打拼,不如回家经营自己的事业,我很支持他!”

焦建鹏说:“这里看起来发展得不错,但跟其他省的乡村旅游比起来,差距还不小,尤其基础设施方面欠账太多,这也不是一两天能解决的,就像我们的乡村旅游从无到有需要一个过程,我们也在一点一点地完善。”

初冬时节,记者走进固原市彭阳县孟塬乡小石沟村陈泽恩家,院子里3米高的黄土梁上布满大大小小的土洞,200多箱中华蜜蜂(土蜂)在这里安稳过冬,而这样的“盛况”让邻里父老觉得不可想象。

“市面上一些土蜂蜜是假的,真的土蜂蜜反而没有市场,我以‘假一赔万’做都有人怀疑,现在还积压着500公斤蜂蜜没有销售出去。”陈泽恩说。

今年34岁的焦建鹏2001年大学毕业后在银川市打过工,在西吉县城开过公司,最终在“美丽乡村”的下,回到生养他的故乡——西吉县龙王坝村发展乡村旅游。

为什么回乡创业?焦建鹏说:“2009年龙王坝村许多村民生活困难,当时自治区在进行林改试点,我看到村里的山桃花很漂亮,就想能不能借此发展林下经济和乡村旅游,带动村民增收。”

谈及未来,张翔也有自己的“小算盘”。他认为,“盐池的滩羊产业整体来说还不成体系,因为无序竞争,滩羊卖不出好价钱,农民一年到头也白干。我们要跳出,擦亮盐池滩羊这块招牌,把好东西卖出好价钱。”

▲在固原市彭阳县孟塬乡小石沟村,陈泽恩正查看土窑里的蜂箱(6月21日摄)。

张翔2011年从广西科技大学毕业后,曾在天津一家广告公司工作,一次偶然的机会让他尝到了甜头,由此萌生了创业梦。他说:“在天津工作期间,银川市一家超市对我在网上发布的销售滩羊信息很感兴趣,经洽谈,这一单不仅能净赚2万多元,还解决了村里滩羊的销售问题。于是我开始深入接触既熟悉又陌生的滩羊产业。”

注册公司后,张翔从滩羊产业的“业余选手”变身为“正规军”,加上多年积累的声誉,张翔新增了两家超市专柜,高峰时一家超市的羊肉专柜月销售额就达100万元。

创业之初,焦建鹏并不被家人和村民看好。亲友说他“用百元大钞糊墙,一毛一毛往回收”。修时甚至有村民调侃焦建鹏:“你把修这么宽是要吗?”焦建鹏不禁感叹,老一辈农民传统观念根深蒂固,农村发展的关键在年轻人,他们有先进的发展,是农村发展的“活水”。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陈晓虎、邹欣媛、许晋豫

经过一番考察,焦建鹏2010年投资100万元流转1200亩荒地和林地,发展林下养殖,成立了林下产业合作社。他们在山地种植杏树和油用牡丹,在林下放养生态鸡,再用鸡粪发展大棚草莓。就这样,焦建鹏一步一个脚印,为发展乡村旅游打基础。功夫不负有心人,名不见经传的龙王坝村,被农业部评为“中国最美休闲乡村”。

去年市场不景气、滩羊价格下跌,张翔的年营业额大幅下降,家里的养殖几乎不赚钱。面对低迷的境况,张翔今年开始尝试走品牌化道——不仅注册了公司和商标,还拿到了“盐池滩羊证明商标准用证”;不仅在银川开设了专卖店,在山西、浙江以及山东的加盟店也已开始运营。

只要懂技术就不愁富

近年来,一些从西海固考出去的大学生纷纷返回这片看似贫瘠的土地,让生态养殖、乡村旅游的创业梦开花结果。作为贫困地区发展的新生力量,这些朝气蓬勃的年轻人有迷茫、有委屈、有,更多的还是向梦想靠近的决心

张翔的母亲马茹琴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她告诉记者:“创业太辛苦,现在他还经常凌晨两三点才回家,天不亮又要出去,看着他每天这么累当妈的咋不心疼?”

近年来,彭阳县生态建设效果,树木成林,百花争艳,为发展土蜂养殖提供了条件。大学期间的一次偶然机会,陈泽恩发现了土蜂养殖的巨大潜力,并帮助父亲把土蜂养殖做成了“气候”,养蜂业还被当地推为扶贫产业。

小试牛刀获得成功,陈泽恩父子在第二年决定扩大养殖规模。他们从即将搬迁的村民手中购回60群土蜂,但土蜂太集中,染上流行病,蜂群很快损失近半。着急的陈泽恩边学习防治技术边指导父亲,最后总算保住了蜂群。

“我们祖祖辈辈都会养土蜂,但能养得多又好不容易。以前养殖技术落后,后来恶化、大量使用农药更是使蜂群有去无回。”陈泽恩的父亲陈健说。

经过3年努力,陈泽恩家养殖的土蜂已经有100多群,年收入10余万元。陈健说,“以前把养蜂当副业,现在才知道它的价值,只要懂技术就不愁富!”

把好东西卖出好价钱

陈泽恩的创业并非一帆风顺。虽然规模和产量都有质的跃升,但销售却成了“拦虎”。相较于“洋蜂蜜”(意蜂蜂蜜),土蜂蜜质量更好、价格更高,但陈泽恩的土蜂养殖处于“作坊式”发展阶段,产品进入市场的渠道有限,鱼龙混杂的蜂蜜市场更是让他苦恼万分。

乡村旅游也成为龙王坝村民增收的新渠道。今年49岁的魏淑琴年初投资1万元将老房子为民宿,现在每月收入3000多元,甚至还接待过外国游客。魏淑琴说:“当初焦建鹏挨家挨户地动员,多数人在观望,现在很多村民都主动办营业执照了。”

“虽然外埠的加盟店每月的销售量只有近200只滩羊,但其单价却是本地市场的近2倍。”张翔说。

西海固,一度成为“世纪贫困”的代名词,这里囊括了西吉、彭阳、盐池等9个贫困县区,是红军长征会师地、少数民族聚居区。偏居一隅、干旱缺水让大山里的百姓生活尚且不易,在此创业更是天方夜谭。

盐池县位于西海固偏北区域,这里历来有着养殖滩羊的传统,是“中国滩羊之乡”。生在青山乡甘洼山村、今年29岁的张翔对养羊也算“耳濡目染”。2012年,张翔不顾父母反对返乡发展滩羊产业。当时,村里的乡亲们还劝他说:“你个大学生娃娃,不好好在城里待着,怎么想回来发‘羊财’?”